陕西网警提示:请不要在网上传播抵毁他人名誉等违法信息。陇州在线官方唯一服务热线:QQ:80231080

陇州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09|回复: 0

【征文作品】年的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7 17: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的街
  海安其实那么小,从南到北、由西往东走个四五公里,也就走遍了全镇。城区东西方向有东大街、中大街、西大街三条欠缺宽敞的马路,但南北方向却有数条特别宽敞的未名大道。尽管路总会朝着郊区或农村的方向远去,但走南北一定比走东西要快、要短、要错过许多风景。我始终不明白,政府近年来一直顺着南北拓宽街道、兴建高楼、修缮桥梁,唯独留下东西小街及两侧旧楼点缀其中,衬出海安的“小气”。
  我们都有关于创造的梦想,只不过其前奏——毁灭终归太难受。这小小的不舍竟让时间不忍前行,最终将走回出发的原点。
  路只有一条,但却有四个红绿灯互相明确着街道之间的限界,东大街、中大街、西大街由此而生。我们非得在在相同的路上凸出街的不同,然后迅速表明对个性的偏爱或忽视,对不公你我只能顺从。我住在东大街,自然也就无法理解中大街的“灯红酒绿”,它夺走了璀璨光芒,占据了有利地形,攫取了优渥财富,更无法用“属于”来约束它的“任性”。这么自私的一条街,在我眼中却是完美的,无论如何,我曾一度以和它一公里的距离为耻。
  请原谅我用这样的词汇来描述中大街的繁华,这是生活态度使然。的确,世上有许多人爱着我,但我却只爱着自己,想着念着的全是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让自己活得快快乐乐。后来,这些幼稚的希望伴着学习和工作的进入渐渐黯淡,我最烦心的不是“天真”的丧失,而是我失去了人之为人的信任。第一次逛中大街,第一次过年,第一次任性,种种“初次”让我陷入狂热,我那时没有理智,只知道幸福是需要顶礼膜拜的。而甘愿为之陨身的幸福大致会在不变的时节如期而至,我记得那是春天的故事,万物生长的起源,和我的成长大略相似。如果有一天我“长大”了,是不是过年就只剩下陌生了。
  不管怎样,我年复一年地按照惯例重复,活生生地把春节过成了平凡的模样。“年”不再是儿时高高在上的节日,而是我们这辈子逃不开的一道道来回。很久以前,春节就教会了我要有忍耐的毅力和等待的决心,更让我懂得一切美好的事都值得等待。我苦苦等待,只为将一年幸福系于此处,多少岁月,无怨无悔!许是佳肴太诱人,或是亲情太感动,更是活着太喜悦,不一样的是春节热衷于呈现美,凸出情,拥有完完整整的随心所欲。
  童年惟有幸福一信仰,让世界变得简单纯粹,却也最易随风而逝,随生而死。最后,我还是要回归到生活的前进中。
  忽然想到,作为人间的漂泊者,我俨然已有许多个“家”。经过悠长岁月和山水沧桑,故乡在我心里还有几多分量,我不晓得,仅剩下不能拼凑的记忆片段。难不成我的生活已堕落为平凡,只能凭着年少轻狂的一点回忆让自己清醒。幸福稍纵即逝,这是我于岁岁年年中领悟的人生哲学。一次次漂泊,一次次归来,故乡越美,就越模糊,越陌生。我得到了当年渴望的接近完美的海安,却又忍不住反思与悔恨。很快,中大街等街名也会伴着城镇建设遗失,我该怎样向下一代讲述这种集体式的落幕呢?如果过去终敌不过未来,总归还得抱一点希望,我们的故乡也许会在小小的信仰中重生。凤凰重生于灰烬,人自然也可重来于新年,不管家乡如何变迁,一丝春节的明媚阳光定会照亮永恒的心,照见又一条温柔的中大街。
  我生于倾城雪花的冬至,而我生平的入世缘于满城烟花的除夕夜。我隐约记得,似有浅浅的、闪闪的、亮亮的未知物,拨开我渐渐习惯的混沌。当我开始记事,我便被父母牵着信步在中大街上,顺着节日气氛一步步走向街的终点。那时我把征服这条漫长的路当作超越自己的新年目标,但不知何时,我的脚板宽了,气力大了,便抛弃了这无意义的目标,后来发现这条街根本不是尽头,街外有街,路外有路,我一生一世也走不完大地。再往后,中大街于我的意义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路,而我也无须牵着大手逛这些烂熟于心的商店。到最后,旧屋拆的拆,高楼建的建,亲人死的死,好友走的走,行走于窄窄的街道,仰望浅浅的路灯,宛如在外滩一遍遍寻访陌生的上海。所谓过年,就是在化简为繁中继续那些老掉牙的故事。
  如果这年初一没有去中大街观看那场唤作《西游伏妖篇》的电影,我也许还会在被窝里昏睡着度过浑浑噩噩的一天。自踏入这条许久不见的年街开始,平生的酸甜苦辣全部系于心灵,许多被忽略的问题就此浮现。其实年街从未忘记初心,相反地,却是我无法回到那些揣摩幸福的天真年代。
  中大街还在努力,努力守住海安春节的集体记忆。话说中大街竟是一片繁华,春节不过是将它潜伏的热烈因素激发出来。当我们逐渐习惯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我们不由得想为某些日子挂上超越平庸的色彩,因而春节等一揽子传统节日慢慢步进人类世界。不管我们过往如何虔诚地祭奠声明,今天的年街只需要让流连的人儿暂忘痛苦,纵情声色。极乐之路怎能用长短衡量,年街根本不懂得重生的意义,它只会在红尘中来回翻滚,永无止境。影院大了,就把它分成小小的;商场少了,就把它建得多多的;人情淡了,就把它抓得紧紧的。走完这一程还有下一程,不是我们厌倦“重来”,而是我的路从未完结。
  从这点来看,“新年”与“旧年”不过是我们祈祷重生的心理映射,难道除夕与正月初一的更迭真就是新与旧的代谢?我默默凝望着忙碌的身影,远去的背影和孤单的倒影,想着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需不需要在中大街也留下我关于过年的声音。我目光所及之处有一排排烧烤摊,成为烟雾缭绕、人头攒动、吆喝唱卖的街市奇观,这不过是城管“疏于管理”而出现的临时现象,却足足让大半个海安人围绕其中,品味、畅谈、叫卖、制作,久久不肯散去。眼前的街道完全由人占满,倘若进入,必会深受人群拥挤之苦,但好想好想抵达那人情氤氲处,哪怕一次就好,就当作年轻时短暂的迷茫。
  我正准备进入时,下意识地捏紧了袋中的手机,却又差点被地上的塑料袋绊倒。刚回过神来,炭火烧烤的阵阵浓烟向我袭来,苦不堪言。我真不明白,儿时为何会对同样的糗事如此痴迷。或许,我已为自己佩戴上有色眼镜,对人、对自己乃至对食物都会作出价值评估,失去了那份勇往直前的无敌天真,反而变得和红尘俗世一般精于世故。长大成人就不可爱了,但生命里有些味道可以让我动情,让我犯错,让我拼了命要得到。或许是春节的任性感染了我,又或许是日常生活的一板一眼征服了我,我辗转于各个烧烤摊却作出不买不问不动摇的表情。最终还是没有中国人能逃开墨守成规的春节,我向摊贩买到了我想要的肉串、炸鸡和鱿鱼,但当我掏出一根肉串吃掉它时,却发现周围尽是鄙夷的目光,果然在公众场合过年是须注重仪表的。不管想不想,在此后的人生中,我的权利都必须在责任中表达。如此这般也好,可在相似的春节里体验到不一样的生活,虽不能“万事如意”,终归是自由在呐喊。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放下执着,了无牵挂。”这是刚刚的电影台词,这会儿又突然想起。这须臾数年,年街最终还是从神话变成故事,信仰还是先于梦想破灭。过年止于幸福也就够了,谁曾想我的一丝善良,竟让我看清了我的快乐不知伤害了多少人。我若在此街游戏十年八载,这些摊贩自然也会陪我十年八载。虽然我不记得摊贩的模样,但他们各自的位置宛如十几年前的那般。我们是匆匆过客,他们是临时暂住,我们一味索取,他们有偿提供,谁也不比谁高贵,但这世界的确亏欠了他们人生该有的春节。他们才是和中大街并肩作战的人,看透了炎凉,也分得清善恶,所谓痛苦与遗憾,俱是过年的往事,生活的常态。和活着的痛苦相比,活着的喜悦无瑕又干净,是世上最不完美的。
   我曾被“完美”耽误过数载,却也不后悔这些不羁岁月。但一年年的长大对我来说,最大的痛苦不是真相摆在我面前,而我却无能为力,连说一句“对不起”的勇气都没有。年街会让我良心不安的,有多少幸福,就会有多少无名的罪孽。这时,我只想逃离,逃离这个爱恨不能的中大街,却又差点被塑料袋再次绊倒。我弯下腰,却望见地上都是五花八门的塑料袋,毫无办法,只得悻悻离去。世人总不愿意弯腰,他们眼中只有街上的新鲜玩意儿,却忘记了自己一直踩在崎岖不平的路上,过年总归要比走路有趣得多。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陇州在线旗下·陇县论坛·免责声明
陇州在线始于2005,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陇州在线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站长:陇县新农民(QQ:80231080 TEL:135-7222-1359),(管理员:不吃鸡蛋:QQ:119085011 老顽童:QQ:34757312)

陇州在线官方QQ群: 4317944 | 20423079 | 20423131 |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本站中文域名:www.陇县.com www.陇州.com www.陇州在线.com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陇州在线 ( 陕ICP备13008704号-1 )

GMT+8, 2021-5-10 15:22 , Processed in 0.11425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